尘寰夜雨

宴之轩/暮华。一株墙头草。盗全魔。

[澄羡]孤舟

#据说比较火却从来没看过的邪教cp#

@柴郡猫99号点的文#

#第一次脑补澄羡qwq#

#澄澄的独白比较多#

————
『……你去哪儿了?』
『嘻嘻,泛舟去湖里摘莲蓬了』

『……你怎么又不见了』
『我去摘枣了,喏,吃吧?很甜的』

『魏婴!你给我过来!』
『略略略,谁要过去听你训啊,不就是去湖里游了一会儿吗?』

你这个傻瓜…我会担心的…不知道吗?

——————
『舅舅,这个是什么啊』五岁的小金凌扬着头,肉肉的小手里,有几个红彤彤的小枣,大概是在哪儿摘的。

『这是枣,可以吃的』江澄拿过一个小枣,放在手心里。

『那…好吃么?』金凌听到可以吃,口水便情不自禁的分泌出来了。

『好吃…好吃极了』江澄喃喃着,把红枣狠狠按在手心里,似乎是想要把它给捏碎。

好吃极了…他摘的枣…
——————

算算时间,他离开也有近五年了。

莲花坞还是老样子,似乎一点儿都没变。

也许只是,当年那人爬过的枣树,已经变得很高了,树下垒起的石砖塌了又立,塌了又立,在等一个人,回来踩着它爬上去,摘下那一颗颗红彤彤的枣子。

共同在湖上泛过的舟,有他悄悄刷上的漆,此时,已只剩斑驳的漆下,朽黑的木,泡在水里,被风激荡,水泛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谁说没有变……哪里没有变?哪里都变了…没有他的莲花坞,哪里都变了,哪里都……不复从前了。

对着天上那一轮孤月,一次一次拿起酒盅,想要直接对嘴灌下去,更想,在饮下前,与一人扬笑碰杯,再痛饮个十杯八杯。

鬼笛陈情,他抚摸过无数遍,不管是第几遍,都希望着,拿着这笛子的,是一个有点瘦削苍白的手。

而不是他。

尽管他把笛子收起来搁下,还是会忍不住去拿出去触碰那个盒子。

原幸人生伴知音,又遇寂寥独枕眠。

——————

他一直不肯相信,那个人,不会回来了。

可那看到的最后一幕,似乎还发生在昨天……昏
暗的天穹下,那个人,如烟飘散,消失的无影无踪。你有本事拍拍屁股走人,你倒是有本事回来啊。偷偷一个人走了,算什么男人!

你有本事拍拍屁股走人,你倒是有本事回来啊。偷偷一个人就走了,算什么男人!

孤寂的十三年,他一直想走出这个噩梦,兜兜转转着,什么都没被时间抹去,反而如同那酒一般,越发醇厚……却不是醇香,这酒,是苦涩的。

那一天,他在林中看到,他抽出紫电。

『魏无羡,如果真的是你,就跟我回去,我把你绑起来,一辈子都别出来惹事,我就是要这样护着你,我为你,得罪全天下,又怎么样,我只要你跟我走……』

不是他……他还没来找他……他会回来的……只是不是现在……会回来的,他的陈情还在他那儿……

他又看到了他,与蓝湛十指相扣的他,带着甜蜜满足的微笑的他。

相思本是无凭语,莫向花牋费泪行。

——————

一切都晚了,已经没有转圜之地。

可这又算得了什么?给他最后一击吗?让他彻底抱着那有始无终的情感,跌入万丈深渊吗?

他的心,早已被这无情光阴切割成了碎片,再也无法拼补如初……这样,也只是将碎片彻底磨成了渣,又有什么区别?又有什么不一样?

没有……真的没有……

去他妈的魏无羡……谁稀罕你的金丹。

你给我回来。
你给我回来。
回到云梦啊。
回莲花坞啊。
你忘了莲藕排骨了吗?
你忘了那盏轻舟了吗?

……你忘了阿姐了吗?忘记爹娘了吗?

没忘记……为什么不回来了?
没忘记……为什么不面对了?

你忘了……云梦江晚吟了吗?


你忘了……云梦魏无羡了吗?

差点忘记了,你是……姑苏魏无羡。

孤舟,所以难泛。

————END————

没有然后了,写的烂,见谅。

评论(7)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