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寰夜雨

宴之轩/暮华。一株墙头草。盗全魔。

[喻黄/双花]你犯纪律了!(上)


※伪师生,本文又名《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喻:准大一,黄:准高三
※纯纯哒,微双花

   这是喻文州第三次逮到黄少天在这节自习课和同桌聊天,找后桌传纸条了。
   看来是一点没把自己放进眼里啊。喻文州微微眯起眼睛,觉得自己是该立个威了,不然这教室马上就能被黄少天翻天了。

     他从最后一排起身,在全班同学的注视下,走到黄少天旁边。

    可黄少天毫无知觉,还在一脸兴奋的跟同桌小声说着什么,看到同桌张佳乐朝自己“挤眉弄眼”还向老是上瞥,都没察觉出什么不对,反而还稍微提高了音量,大笑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张佳乐你在挤耳屎吗?别逗我笑了哈哈哈哈哈哈。”

      张佳乐一脸绝望的收回目光,去盯自己的课本,仿佛要把课本给盯穿。

     这个时候,后桌刘小别突然踹了一脚黄少天的凳子腿,黄少天一晃,闪电般回头骂人,却在中途看到了笑的一脸诡异的喻文州。

     “卧槽刘小……emm……喻……助教你好……”黄少天话都说不全了,尴尬的转身回去,又把头转向微笑的喻文州。

    他观察过了,这个新助教为人温和,跟原来的韩助教简直是两个极端一般,这三天来很少管他们,也就是在班里闹哄哄的时候敲一下桌子。

     怎么他只是说了几句话就被找上门了??

    他黄少天也不是个怕老师的,何况只是刚刚高考完的助教?他大胆的又补了一句:“助教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没事我就学习了啊,我还有不少作业要写呢。”

     “哦?”喻文州笑,瞅了眼黄少天还没翻开的暑假作业本,“原来黄少天同学你也知道自习课是学习写作业的啊?”

     “啊哈哈,”黄少天干笑两声,“助教我这人就是,不说两句话就会憋死的,没办法。”

    张佳乐在旁边一脸放弃治疗的扶额,在另一边的孙哲平拽了拽他,附耳小声说了点什么,张佳乐马上放下手乖乖写作业。

    喻文州当做没看到这些小动作,笑呵呵的翻开黄少天的作业本——和想象中差不多,干干净净的,只有在第一页有个几笔勾勒出的大头,看起来像是——韩文清学长?

   大头是横眉冷对的表情,额头上还有一个十字路口……

   没忍住,嘴角上扬了几度,看向已经冷汗涔涔的黄少天,道:“既然这么爱说,那就带着作业和我去后面聊个够吧……正好我也很无聊。”

   虽然没听到最坏的想象——把作业给韩助教,黄少天还是怕的摆手,嘴里道:“不用了不用了,我已经说够今天的份了,我要开始学习了,助教。”然后向丢了一个讨饶的表情。

   喻文州一本正经道:“那怎么行?要是我的自习课上有人因为不能说话死了,可是我的罪过啊,走吧,上后面。”说完转身走回最后一排了,坐下后看着还在犹豫的黄少天微微挑眉,满脸温和的笑意,在黄少天眼里却像是淡淡的嘲讽。

   他眉毛都快打结了,怂下来垂头丧气的抓着作业本和黑笔走了过去。

  “来,这儿坐。”和气的说着,还给黄少天拉出了凳子。

   黄少天不是很想和这个姓喻的不知道怎么知道自己姓名的助教聊天聊地,鬼知道他是不是会想办法来惩办自己。

   黄少天:乖巧.jpg
   黄少天:助教助教看我多乖.jpg
   喻文州:呵呵.jpg

   被看的有点发毛的黄少天缩了缩脑袋,拿起笔对着暑假作业开始盯。

    什么鬼……、一个有初速的、电量为+4×10-8C 为的带电粒子,在电场中只受电场力作用。从A 点运动到B 点的过程中,克服电场力做了8×10-5J 的功。则A 、B 两点的电势差U AB 为 ,在此过程中,电荷的动能 ……动能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

   “……艹!!!”低骂了一句,头发都被他揉成鸡窝了。

   喻文州但笑不语,他是来顶班的文科生,这个……还真帮不了。
   
    “助教~”黄少天一脸生无可恋,语气中,竟然有点说不出来的撒娇意味。

   喻文州的眼眸里似乎有什么闪过了去,“怎么了?”他问。

   “让我去换本英语吧?好吧?好吧?”他用明亮的大眼睛看着喻文州。

    “……黄少天的后桌,对,麻烦把他的英语拿过来好吗?”喻文州一脸温和,嘴角噙笑,在别人眼里怎么都是个
和事佬形象。

   黄少天惊讶的瞥了喻文州一眼——喻助教是只知道他的名字吗?又觉得自己太自恋了,喻助教应该只是忘记了刘小别的名字了,他之前和喻助教又不认识,有什么道理只记住自己啊……额……也许是因为他话多?

     就这样,黄少天闷头写英语,喻文州坐在他旁边玩手机,黄少天嫉妒的偷偷瞥手机——凭啥他就可以玩手机啊?

  “因为我高考完了,而你还没有,好好学习,我看你这个完形填空错了不少,等会儿最好再看一遍。”喻文州突然说话,却头也不抬,要不是内容对上了,都会以为是他在自言自语。

   黄少天被惊一脸,这是会读心吗?

   喻文州转头对他笑:“因为你把什么都写脸上了啊,我又不瞎。”

   黄少天:阵亡.jpg
   
   黄少天颓然的叼着笔,双手搭在桌子上,一副没干劲的样子,和刚才元气满满时的他聊天判若两人。

    一听到下课铃,黄少天比谁都激动的站起来了,朝喻文州得意一笑:“助教,下课啦放学啦,我走了啊。”说完撒腿就跑,明明在最后一排,却第一个出了教室门,一本书也没带。

   其实带书回去的话,也就带个作业,所以黄少天溜的格外轻快。

   直到在楼下推车出来的时候,看到了拿着手机站在那儿的喻文州。

   喻文州笑看他,黄少天左顾右盼几眼,没看到别人。

  “助教助教你不走么?你在等人吗?”黄少天一边推车过去,一边笑嘻嘻的问着,“那我就先走了啊助教,我保证明天一定少说话的!”说着还比了个三的发誓手势,咧着嘴,露出小虎牙来。

  “等下,少天,你带着我吧?我要去看阿姨的。”

  看黄少天愣住了,喻文州才又补了一句:“我要去你家做客的。”

  “卧槽我家?”黄少天指了指自己,一瞬间差点没扶好电动车,“助教你……你怎么又要去我家了呢?不至于家访吧我这……而且家访不是老师的事情吗?你你你……求放过啊助教大人!!我不说话了助教我妈身体不好,受不了刺……”

   他突然闭嘴了,因为他看到了微信页面。

   备注是张阿姨,头像是他妈妈的微信头像,最新聊天内容——

   “麻烦了,让少天带你回来就好了,他有车[拥抱][拥抱]”

   冤家路多窄啊这是,黄少天已经能想到自己将面临的悲惨未来了……哦对,他刚刚怎么说来着?他妈妈身体,不好受不了刺激?

   这下可来刺激了。

   好吧……他垂下眼帘,坐上车座,转动车钥匙。

  “坐上来吧。”他拍拍后车座。

   喻文州一坐上去,黄少天就“嗡”一声发动了,然后……喻文州就感受了一下黄少天令人窒息的车技。

   是真的令人窒息,他的心可受不了这种刺激,蛇性前进,不时还要停一下。

   “怎么回事?”喻文州看起来还是比较心平气和的。

   “……”黄少天停车回头,瞪着他,语气有些委屈,“还不是因为你抱着我,我痒!”说完之后又像是想到了什么,脸突然红了半边。

    然后喻文州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伸出手指戳了戳黄少天的腰。

   黄少天直接缴械投降,抬腿翻身下车,又是羞又是恼的瞪着喻文州:“要骑你骑……你带着我!”然后我报复你!使劲戳你戳你!你妹你妹你妹你妹你妹你妹你妹你妹你妹你妹你妹你妹妹你妹你妹啊!!!!!黄少天在羞恼之后突然露出诡异的笑容。

   喻文州意味深长的看着他,然后起身做到前面去,转头看他,对他展演一笑:“来吧,我带着你。”

   莫名感觉哪里不对,暗搓搓把自己的天才计划夸了一把,心安理得的坐在后座上。

  “扶好啊。”喻文州说。

  “这还用你说?”说着突然伸胳膊抱住喻文州的腰部,然后发现自己隔着这一层薄薄的白衬衫,竟然能感受到喻文州的不健硕但是流畅的肌肉。沉默着犹豫了一下,又把胳膊收了回来,单用手抓着后面。

   在前面的喻文州勾唇轻笑,握着手把的手不知不觉加了点力度。

   到了路平人少的地方,左右看了看没什么危险之后,黄少天就露出了邪恶的笑容,如果是漫画风,这个时候他露在外面的小虎牙应该还要闪着寒光的。

    他甚至不带犹豫的,虎口大开,嘴里嘿一声去掐了一下喻文州的腰。

    可惜的是,这看起来很小孩子气的举动,似乎没有给喻文州带来任何的困扰。

    风声耳边过,车子稳如初。

    黄少天犹豫了一下,不认输的挠了几下,看到喻文州依然没什么反应,好歹长了十几年的智商情商的他还是选择了放手,再捣乱可就是有点过分了。

    “闹够了吗?”喻文州的声音随风从前而来。

    “……”莫名觉得喻文州像是在训小孩子一样,语气满满的包容(宠溺?),他张开了嘴又闭了回去。

     把自己做的事回忆了一遍之后,黄少天脸都红透了。他真是没带脑子,做这种孙翔都不会做的傻事,(孙翔:我不要面子啊?)丢人丢到家了啊。

     就这样一路安静的拐进了小区,停到了一栋楼下面的车区里。

   “是这儿没错吧?”喻文州把车钥匙拔下来,想要递给黄少天,然后看到黄少天依然爆红的脸。

   “嗯。”黄少天点头,下车。
 
   喻文州看着这情况只想笑,他还是跟小时候一样,别看平时皮的很,涉及到关于自己面子上的,就变兔子了。

    “喻……”

    “喻文州。”喻文州插嘴。

     “好吧,喻文州,你别给我妈乱说什么啊。我妈是不是知道你做我助教了?”想起眼前这人还是假期补课班的助教,黄少天心情要多复杂就有多复杂。

     “阿姨早就知道了,”喻文州笑着说,“不过,少天这么乖的好学生,也不需要担心什么小报告吧?”

      黄少天:你这样我更担心了啊!还有这么突然就喊我名字了啊摔!

————
整合重发,OOC属于我

评论(6)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