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寰夜雨

宴之轩/暮华。一株墙头草。盗全魔。

[喻瑶+曦瑶]皈依

(占tag致歉:-D)

   喻文州拨了拨碳炉,把木棍放下后又把手贴炉子近烤了烤,他常年在祖国大陆极南部的G市,一年四季都是夏天,可没有过像现在一样的情况,在冰天雪地里过夜。

  天已经暗下来了,不知是什么鸟从树枝上飞下来了,扑腾扑腾的。

   怎么还没回来?

   他频繁的向外看去,心里有几分不安。

   这时,门口有了一点细微的脚步声,然后,破旧的小木门被推开了,发出“吱嘎吱嘎”的声响。

   在昏暗的月光下,喻文州看到进来的金黄色身影,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回来了?”他声音很轻,像是随时都会消散在冰雪里一般。

   “嗯,”来人声音也很轻,“没有打到猎物,这个时间,大都不会出来了。”

   金光瑶走过去,理了理衣服,坐到喻文州旁边,伸出手烤火,明明是浅笑的表情却带着说不出的孤寂与落寞。

    “没事,辛苦你了,明天我出去看看吧。”喻文州安抚。

    金光瑶不言不语的看向他,神情复杂。

    按说,在这种粮食短缺的情况下,他应当把眼前这个人放在“最后储备粮”的位置才对,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虽然不知明明应该死了的自己为何会在冰雪荒原中醒来,但这复活一次的机会,并不是随随便便得到的。

    他在醒来后,躺在雪地里想了很久,才重新燃起了心中的火焰——他要找到聂怀桑,让他付出代价。

    恶人,在没有找到融化自己的人或者事物之前,依旧是恶人。

    遇到喻文州是在一个清晨,阳光投过光秃秃的枝干,斑驳的光影像竹竿一样,喻文州,就在林中,扶着一棵树,在往下看。

    他看到的是喻文州有些单薄了的背影,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询问,这里是哪里,现在是什么时间了。

    越走越近的他也注意到喻文州身上与他全然不同的服饰了,内心闪过不安,在询问之后,更是疑惑与不安了。

     因为这个人,也是像他这样,一醒来就是在这里了。至于是不是也是死后重生,他也无从得知。

     两人结伴而行,交流着这几天的观察下得出的结论。

    金光瑶一直告诉自己,这个人,会在你山穷水尽是时候,成为你的口粮,他只是个普通人,没有灵力,没有武器,没有自保能力,连活下来的口粮都是包里带着的,他最大的贡献,就是让他金光瑶活下来,不是吗?

    可是看着他认真的神情,温柔的笑意,无时无刻不是让人如沐春风的眼神,在这种时刻都维持着淡定的人,对一切都抱着孩童般在他看来有些幼稚善意的人,总是不忍心去做。

     他太像一个人了,尽管是不一样的容貌,全身上下除了衣服的颜色,没有一点与那人相似。

   可想到自己要对他动手,就感觉,自己是要向那个人动手一样。

   他办不到。

   这间偶然发现的,破败多年的老屋子是他们过夜的地方,在转了很久还没能走出去后,他们便在这里固定休息了。

   屋外寒风呼啸,屋内被这小碳炉微弱的热源所温暖着,金光瑶在恍惚中有一种想要就这样烤一辈子火的欲望。

   他已经失去一切了,机关算尽,无恶不作的他,辛苦得来的一切荣耀,人上人的身份,都已做尘埃,他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回去报复那伪装多年,骗过了天下骗过了自己的聂怀桑,再偷偷去云深不知处看一看那个人,就够了。

   之后呢?他要做什么?金光瑶眼神迷茫,不知不觉中就开始发呆了。不知为何就开始回忆往事了。

   那些人的冷眼,那些人的不屑,那些人的奉承,那些人的疯狂,以及那个人的……温柔,始终不变的温柔。

   突然,他感觉有人拢了一下他的肩膀,警觉下他差点要将放在一边的恨生出鞘。

   他被喻文州拢了过去,此时,正靠在他的肩膀上,呼吸声听的一清二楚。

  喻文州轻声说:“睡一觉吧,你好像很疲惫。”

  金光瑶短暂的愣住后,身体竟然忍不住的颤抖,他……不厌恶这种感觉呢。

  是因为他给他感觉像二哥吗?

  可是直觉告诉他,不是这样的,是有别的原因的。

   他不想多想了,多日的疲惫,让他在没有戒备的情况下,很快就睡着了。

   喻文州听着平稳的呼吸声,也闭上了眼睛,靠着身后有些干燥的茅草堆睡着了。

   第一缕晨曦照通过窗口射进屋子里的时候,两人不约而同的睁开了眼睛。懵了一两秒后瞬间清醒过来的金光瑶立马坐直了身子,神情有点僵硬的笑着。

    喻文州笑得很良善,站起身,拉了拉身上的大衣,说着:“我出去看看,一会儿回来。”

    金光瑶也笑着站了起来,恨生已经在手里了。

   “我和你一起吧,比较安全。”

    笑意里带着几丝修行人特有的锐利,走到喻文州身边。

   醒悟来的很突然,在看到熹微的晨光映射在喻文州无瑕的温和侧脸上时,他突然感觉到自己的方向了。

   ……保护这个人,哪怕再做一次恶人。

   是不是三分钟热度,是不是一时心动,他不知道,起码,此时的他,是这样想的。

   由他这个恨生之人,护这个爱生之人。

   皈依于他。
————END————

很莫名其妙很诡异的感情。
喻瑶+曦瑶。咳咳。
爱情线非常不明了。
就这样吧。

评论(6)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