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寰夜雨

宴之轩/暮华。一株墙头草。盗全魔。

[邪薛邪]以暴制暴

没有最邪只有更邪√
没有吴邪的cp怎么邪呢?是吧。
cp:吴邪(藏海花邪)x薛洋(金星雪浪洋√)

[邪薛邪]以暴制暴

01.
薛洋扫了眼倒在河边的人,穿的很奇怪,前所未见的款式,露出两只染了血的手臂来,全身湿透,脸色苍白,像是已经死了。
   他走过去,踢了踢那人的肩膀。
   本来以为已经死了的人突然动了动,薛洋眼神一凛,降灾出鞘,恶狠狠的砍了下去。
     ……咔擦……
02.
  “玩家【吴邪】已进入二周目。”
   模模糊糊中吴邪听到了一道诡异的电子音,他使了很大的劲才睁开有几顿重般的眼皮,全身像是被拖拉机碾压过一般,仿佛骨头都碎裂了,在视野里,只有一片悠然的蓝天白云。
     “这……”这是哪儿……他逃出来了吗?
    很快,几乎是一瞬间,身体突然恢复了力气,他也能坐起来了。
    他起身打量了一圈,发现这里山清水秀的,一点儿都不像是盗洞的上面,更像是……一个小公园,他看了看旁边的潺潺溪流,猜测自己是被流水冲下来的。
    他迅速的掏出表盘已经有了裂痕了的指南针,指南针转了几圈之后,指向了一个方向。
     河流下游?那他是怎么从下游被冲到上游的?他的眉头皱起,又低头看了眼指南针,确定方向无误后,收起了指南针。
     有古怪,说不定又有什么干扰了磁场。
     他环顾一圈,顺着河流向上游走去了。
     这里绿林茂密,郁郁葱葱连成一片。原本身上那些小伤口都消失不见了,若不是没有饥饿感,他都要怀疑,自己昏迷了很久很久,久到伤口都愈合了。
    隐隐约约看到树林的尽头,露出一片蓝天,感到有什么不对劲,他还是走了上去,拨开挡住视线的枝干枝叶。
   然后暗暗倒吸了一口凉气——他这是……桃花源记吗?
   原来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走到了高地,这儿便是崖尖了。向下望去,是一个城镇样的聚落。可那建筑……绝对是古代的,有年头的!
    不只是该喜还是该忧,看到这样的地方。
    吴邪扯了跟粗藤蔓,顺着崖壁滑了下去。
    下去后,他发现,这个地方,和他的想象是有出入的。
    房屋林立,街上熙熙攘攘,来往的行人,叫卖的小贩,这个城镇……竟然满满的都是人!
   顿时,吴邪只感觉如芒在背。
   见鬼了!
   又想起一开始在模糊间听到的电子机械音,饶是以他多年摸爬滚打的定力,还是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绝对……绝对有问题啊!!!
    吴邪靠着房屋的墙壁,小心翼翼的,在街贩的摊子的掩护下,往城镇里走去——他还是不相信,也许,这是一个幻境,说不定还能发现什么!
    “滴滴滴滴滴滴——发现宿敌,发现宿敌!”突然再脑内响起的电子音把他吓了一跳,握着枪的手被攥出青筋来。
     ——什么?
      他愣住,又突然感觉到有谁在盯着自己。
      敏觉的回头,果然看到,在流动的人群中,一个人,嘴角噙着满满恶意的笑,露出小虎牙。抱着剑,正盯着自己,眼里是意味不明的光。
   那恶意太过明显,吴邪的第一反应便是跑,可这里,满街障碍物,怎么跑?
跑不了就应战吧!子弹上膛,在心底暗骂了一句,仿佛是蒙了一层阴霾的眼眸里,战意满满。

03.
   薛洋在吴邪靠近时便发现他了,原本只是不经意的一瞥,却发现了有趣的事情——那个被他杀了,死透后尸体凭空消失的人——又出现了!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出手,他自信,自己想杀的人还没有过能逃掉的,这个人纵然奇怪,死而复生,但,他复活几次,他就杀几次,他怕过谁?
     剑出鞘的前一刻,还是笑嘻嘻的他,在剑光划过时,眼里只剩了冰冷的杀意。
     不关你是何方神魔……都要被他,杀死在这儿。
    一个冲刺后的距离太近了,吴邪惊险的躲过,趁着位置的优势,给了薛洋一个重重的肘击,薛洋脸色微白,反手想要去扣,,却被吴邪抬起的腿的膝盖击中了腹部,退了两三步才停下来。
    他咧嘴朝吴邪灿烂一笑,在吴邪眼里却好似罗刹。
    大意了,两人在心里想着。
    他可要动真招了……薛洋意味不明的看了眼手里的降灾。
     然后,他就被崩了。
     子弹,你懂。
…… 强行烂尾?【bu】

“玩家【吴邪】已杀死【薛洋】,通关成功。”
  那道熟悉的电子音再次响起,吴邪感觉天旋地转,周围的景物都变成了一个个大小不一的漩涡。
   他彻底失去了知觉。
   再醒来时,看到的,还是那墓里的被光阴腐朽过的石砖,身上又是曾经历过的碎裂感,到彻底恢复,他才坐了起来。
   没错……还是这里,他本就该在这里啊……心情复杂的站了起来。
   察探情况四周扫视的他在看到一处后瞳孔微缩——原本只是发出轰轰响声的紧闭着的棺材,上面的盖竟然不翼而飞了!
   他拔出插在小腿一侧的短刀,屏住呼吸,脚步轻轻的慢慢走去。
    ……没听到有起尸的动静。
   他是谨慎的走到棺材旁边,向里望去。
   ——是他!!!!!!????
   薛洋躺在里面,嘴角还带着有些顽劣微笑,断了一根小指的手平方在胸前。
           ——END——
就是这么丧心病狂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23)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