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寰夜雨

宴之轩/暮华。一株墙头草。盗全魔。

【喻瑶】君不知(下)

——[十]——
   喻文州发现自己其实是有些喜欢上“孟瑶”,是在他看到,穿着宽松轻薄的白色短衫,黑色短裤,更显出露在外面的皮肤白皙不已。他站在窗口,风吹起他日渐变长的黑发。
   然后他转身对自己一笑。
  那一瞬间 喻文州真觉得,若是此刻能永恒,他愿意在这一直看着,一直,一直。
  那天他都是心不在焉的,连黄少天都看出来了,一个劲的围着他问。
  喻文州看门看了看走廊,才回到自己的电脑前坐下,黄少天噘着嘴,单手撑着桌子。
  “少天,我问你一个事。”喻文州把胳膊肘搭在桌子上,低头扶额半天后才低声对黄少天道。
  “队长你说!有心事就说出来啊,憋着多不好啊,说出来我说不定还能帮你一下,帮不了也可以让我开心一……呃……队长我错了,你说你说。”黄少天一找到机会就插科打诨,但任谁也能看出,他这是为了逗“莫名”闷闷的喻文州开心,对此,精明如喻文州,怎么看不出来呢?
  “少天,你觉得……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如果他不喜欢你,如果他……喜欢别人,你还会去表白吗?”喻文州一字一句的说着。
  话音刚落,黄少天就后退一步,一脸难以置信:“什么队长你竟然问我不去问方明华……啊不对……队长你有喜欢的人了?现在?”
  喻文州点点头,难得没有笑。
  “哪家姑娘啊?队长你要追人家吗?你要追我可以给你当僚机啊,我可是无所不能的,想当年初中同学他有……”
  喻文州摇头,抬头看向黄少天的眼神极为认真。
  黄少天突然被这目光盯得有点发毛,像是想起了什么,睁大眼睛又连退了好几步,退到靠墙了才停下来,“队、队长,不会是我吧?”
  喻文州失笑,只摇头不说话。
黄少天狐疑的乱看。
  “你认识,是……孟瑶。”

——[十一]——
喻文州觉得自己早就该想到,找黄少天只会让事情更乱,他一点都不靠谱。
离开自己的屋子时,喻文州又看到了金光瑶,金光瑶手里拿着一沓书,看到喻文州,笑着打了个招呼。
  喻文州突然觉得有点酸涩,仰头看向空无一物的天花板,有些感慨。
  就这样吧,只是这样注视着他,就足够了。
  他们……或许不合适。
  他早就有感觉,“孟瑶”在通过他看另一个人,在看那个人的时候,隐藏在亘古不变的笑意后面的近乎歇斯底里的疯狂和迷恋,以及始终在理智上峰主导的尊敬。
一开始,他猜测那是他的妻子,因为他曾经问过——
“孟瑶,冒昧的问一下……你在那里……成家了吗?”那时他还没有那种心意,只是因为好奇和为了更好的照顾“孟瑶”心情。
“……有一妻一子。”但是都不在了。
  到今天发现了自己的心意也是这样认为。
  直到在蓝雨一众去KTV唱歌,一群人嗨的正欢,他坐在柔软的沙发上,“孟瑶”坐在他的旁边,昏暗的灯光下更显面部柔和,眸子璀璨如同星光,现代高浓度的前所未见的白酒灌醉了他。
喻文州的心都软下来了,看着有些摇晃的金光瑶,想把他扶着在沙发上躺下。
  金光瑶迷迷糊糊的抬眼看他,喻文州没有注意,而下一秒,金光瑶靠在了他的肩上,嘴里呢喃着什么。
  那么近,喻文州不可能听不到。
  他不断的说着的是——
  “二哥”

——[十二]——
喻文州苦笑着把他平置到沙发上,想要替他拽一下翻开的一教,遮住不小心裸露出的一小节白皙的腰部。
金光瑶迷迷糊糊着感觉有人碰到了自己,多年的戒备养成的警惕性让他下意识猛出手拽住了       那个手腕,警惕的抬头看去。
是文州啊……
他眯眼笑了笑,又躺了回去。
喻文州直直的望着他。
他如果没有看错,那个笑容,是有嘲讽意义的吧?孟瑶他,是在嘲讽对他有如此龌龊想法的他,还是嘲讽将两个不同的身影重叠的自己?
战术大师,布局设防这么多场比赛,却计划不出自己的舞台。
  以黄少天为首的几个人又唱又跳,这么大声音都不醒的孟瑶,肯定是醉了吧?
  他柔和深情的目光,始终在醉的不省人事的孟瑶身上。
  趁着没人回头,他深吸一口气,俯身在孟瑶的眼角印下一个轻轻的吻。
  吻在眼角——将你放在心底。
  也……仅仅是会放在心底了。
  他目光无法触及的地方,金光瑶睁开了眼睛,眼里的光芒晦涩难明,突然,他勾起了唇角,轻轻呼出一口浊气。

——[十三]——
“文州……”金光瑶关上门,走到了在坐在电脑前整理战队新战力资料的喻文州身后。
“孟瑶啊?有事吗?”一看到孟瑶,还是忍不住会想起前几天在KTV的那个吻,浅尝辄止,,但一想起还会感觉唇似乎都是滚烫的。
  “嗯……我有一件人生大事要和文州你商量。”金光瑶扶着黑色的皮椅,微微俯下身,降低音量,“我曾经错过过一次,这一次……我不会再逃避。”
   喻文州攥在手里的笔掉落了,摔在地上,却无人去捡起它。
   两人看着对方,看到对方眸子里唯一的自己。他们都懂得对方的眼神。
   “我曾经以为这会是一次错过。”喻文州低声说。
   “……你会介意吗?”金光瑶不再和他对视,低下头,去看自己的手,“这双手,杀人无数,我一声做尽丧尽天良的事,最终尝到恶果,以为一切都归零时,又遇见了你……我知道,你看得出,我在通过你看另一个人……但他是他,你是你,我,爱你。”
   “你害过我吗?”喻文州突然问。
    金光瑶摇头。
   “你想过要害我吗?”喻文州又问,语气里听不出喜怒。
    “怎么可能……我从未想过要害你……”他几乎是马上说道,说完才发现这话是多么熟悉。
   一样的话,如今说出来,心境却是大不同了,他一直善于察言观色,却这么久才看出自己真正的内心。
  还好不晚。
  还好,上天终于眷顾了自己一回。
  “那,我为什么要介意?”喻文州站起来,抱住了金光瑶,将头埋在他的脖颈间,头发微微刺痒了金光瑶。
   “阿瑶。”
————END————

结局有点儿草率是嘛?

不会弄链接什么的,那个,要看车的话,评论我或者是私信我,我给你发吧(等下,私信不会也不能发车吧?那就去我空间,我空间不锁,QQ号在置顶qwq,好不容易啊……)

评论(18)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