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寰夜雨

宴之轩/暮华。一株墙头草。盗全魔。

[喻瑶]君不知(上)

※我中毒了都过来救我啊!突然想邪教!
※这是一篇神奇的拉郎配)
※178x170这完美的身高差你们还有什么话要说)

——[一]——
  金光瑶迷迷糊糊中听到了什么声音,眼皮却重的抬不起来。
  ……献舍么?他稳住呼吸。
  他是记得,自己应该死了才对,纵有千种不甘,万种不平,也是要落花作泥,回归死亡。
  青莲即使能一尘不染出池泥,也是会有枯败的那一天。
  这,是不是,老天也看出来了自己的不甘心,给他一次重来的机会?
(你想太多)

——[二]——

  他睁眼,便看到一块块切割完美的青石,贴合在一起,没有一丝缝隙。
  很高超的工匠,金光瑶在心底评价。
  身体像是生锈了一般,每动弹一下都能听到骨骼的清脆响声。
  身体的问题已经不足以吸引他的注意力了,更加吸引他的,是周遭前所未见的建筑环境。
  空旷的,像是人工培育的花坛,中央足足有百丈高的奇怪雕像,一块块青石构成的地面,一直延伸到绿丛,不远处隐隐传来的孩童的嬉闹声。
  呆愣了不足一秒,适应力良好的他马上回过神来,低头打量自己。
  出乎他的意料,他看到的不是极可能献舍于他的人的陌生身体,而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金星雪浪纹衣装,活动起来,也感觉还是原来那般……他,回归的是自己身体?
   压下内心的惊讶,他隐晦的打量着四周,沿着花坛间的小路向有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他需要知道现在的时间与地点,他有预感,这里,很超前。
  绝对,不同于原来。

——[三]——

   “哟,小哥哥cosplay嘛?”突然有人凑过来,跟他搭话,是一个,衣装很少,在他眼里可以说是伤风败俗的少女。
  可说到伤风败俗……他自嘲的勾了勾唇角,又很快变回了原本的样子。
  “这是……皇帝吗?金灿灿的?还是黄叽山庄的二设衣服?”少女笑嘻嘻的,倒是很自来熟,刚刚金光瑶也注意到附近人的衣装了,都是布料极少,倒是他显得特立独行了,看这少女的意思,这样穿倒也不会出什么事。
  “请问姑娘,这里是何处?”金光瑶礼貌问道,笑着的面容,加上天生英俊,很博人好感,那少女也有些脸红,支支吾吾着:“啊……小哥哥你cos的好有范啊……说话都这么文绉绉的……这里是xx广场啊。”
   广场?金光瑶沉思,广场在这里原来是这样的吗?
  “那个,小哥哥我们来张合照吧?”少女扬了扬手里的黑色小匣子,道。金光瑶不明情况,很和气的点了点头。
  然后他又被刷新了一下世界观。

——[四]——

  喻文州在G市的xx广场喂鸽子的,前几日,黄少天收到了粉丝寄来的一包鸽粮,看自家队长这么喜欢在闲时去广场散步喂鸽子,就借花献佛把鸽粮给了喻文州。
   喻文州当然乐意收下,每天下午饭点吃完饭后总是会伪装一下出来喂鸽子。
  因为担心被粉丝认出,他总是选择一些鸽子飞行范围内,比较偏僻的地方,鸽群被他喂习惯了,都会主动飞去他那儿了。
  但鸽子也是会引来人群的,所幸大部分都是大爷大妈或者是不大的小朋友。
  但今天,鸽子引来了一个特殊的客人。
  迷路中的金光瑶。
  金光瑶现在想找一个可以让他居住的地方,可刚刚去了一个大题猜出是客栈的地方,那里却不止要钱,还要收取“身份证”。
  在原本的世界,世家横行,王权式微,身份证明也用处不大,可到了这个世界,没有身份证的金光瑶面临了第一个重大问题——无处可居。
  就像是报应,他一生害了多少人家破人亡,无处可居,到今天,竟然都回给他了。
  于是他又回到了最初苏醒的地方,想要寻找回去方法的蛛丝马迹。
  转着转着,他就看到了扑哧着翅膀从他眼前飞过的鸽群,鬼使神差的,他跟了上去。
  越过石像,走过小路,他看到了,坐在长木椅上,围巾围住了半张脸,只露出一双含笑的眼睛,一个笔直的鼻梁的,正在喂鸽子的男子,虽然看不到脸,金光瑶却能感觉到,那极似那个人的温润气质,仿佛已经穿透了那灰蓝色的围巾,看到了被遮掩住的熟悉弧度。
  真的……好像……明明是完全不一样的容貌。
  他感觉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暗暗深呼吸了几口,才走上前去。
  如果这个人,真的像极了二哥的话,肯定会替他保守秘密,并暂时收留他的。
  他要试一试。

——[五]——

   “您好。”
  喻文州看着像是从另一个世界走过来的金色锦衣男子,愣了愣,第一反应是自己暴露了,可看着那男子神态自然,彬彬有礼,气度不凡的样子,又打消了这个想法。
  他笑着回道:“您好。”
  金光瑶眸光微微闪动,动了动嘴唇,犹豫了几秒后,才行了一个江湖礼,问:“敢问公子,这儿是哪里?如今又是什么时候了?”
  喻文州又愣了,一个荒诞的想法冒了出来,他常年接触网络世界,怎么会猜想不到“穿越”呢?
    他微微抬手,把鸽子食给撒了出去,回道:“这里是G市,现在……公元2020年了。”
   金光瑶适时的表露出震惊来,然后面露悲痛,好半天才又问一句:“……这里……距离兰陵有多远?”他不太指望这个世界有相同的城市,他本想随便说出一个城市,可还是下意识的用了兰陵,一个他用复杂感情去对待的地方,他的“家”。
  喻文州回想了一下,不太确定的开口:“你是说……山东兰陵吗?”
  有这个地方也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金光瑶又开始猜测自己是到了未来,千年一瞬,到了久远的未来。
  金光瑶垂眸沉默,然后又抬眼笑了笑。
   “看来是离乡太远了呢……不知,可否请公子收留几日……孟瑶……一定报答。”
  他用了旧名,他现在,想要抛下“金光瑶”这个名字,这个身份了,在一切绝望之后。
  可孟瑶这个名字何尝不是背负屈辱,背负着黑暗记忆?他只是在下意识回避着,一段记忆,一段感情罢了。

————TBC————
※普及:山东有兰陵县,算是我半个老家吧,四五个的小时车程,一个比较落后的县城倒是有点山清水秀的意思。

评论(10)

热度(41)